驰星周何琰"朝花夕拾" 2018毕业季--春熙照相馆

驰星周何琰"朝花夕拾" 2018毕业季|-春熙照相馆

驰星周
何琰
?鲁迅美术学院摄影专业2018届研究生

朝花夕拾手工书
手工书中所收录的照片来源于我之前通过喷墨转印所做的《碎片》系列,我选取了这个系列中的25张照片,通过扫描原作,然后艺术微喷在哈内穆勒的摄影纯棉艺术纸上,放在宝图的无酸照片盒中,以手工书的方式呈现出来。然后定了100个版,希望能以手工书的方式出售。这个系列是我从2012年至今所拍摄积累的生活碎片,它不是一组具有明确目的性的拍摄,而是经过我后期扫描底片整理出来的,记录了我的日常生活。
这些照片的时间跨度有些大,前后有5、6年的时间。当我在整理这些底片的时候,体会到照相机的镜头使我发现自己的记忆其实并不精确,它经常是模糊可变的。
当下的摄影设备越来越精密,但是照相机带来的精确图像与人们大脑中的记忆总会产生冲突。人的记忆是有选择性的,它通常会忽略平凡,关注那些有感性魅力的细节,而过分客观的摄影叙事,最终导致了技术占主导地位,使照相机对图像的控制权超越了人脑,反而远离了人们记忆的真实性。
我认为在我们的记忆里更注重的是情感,而不单纯的是某张照片记录下来的瞬间,所以我通过喷墨转印的手法对这些影像进行再次创造,让它们看上去不像原来那么完美,漏洞,裂痕,模糊等等,使照片具有一定的情绪化,从而使其更接近于记忆中的情感。正如摄影史家杰弗里·柏琛在他的研究成果《勿忘我:摄影和记忆》中尖锐地提出“直接记录现实的相片从来不能胜任储存记忆的职能。照相术普及后,人们还是需要不断地修饰处理它,用绘画的方式修饰它,把它转换成艺术摄影,而这一切都是为了“增强照相的记忆功能”。











?

Heaven andHell
天堂和地狱
在宗教信仰中,天堂和地狱是指人死后灵魂去往的两个极端,天堂是灵魂享受幸福生活、美好的地方,地狱则是灵魂受苦受难的地方。出于好奇,我在谷歌搜索引擎中分别输入“天堂”和“地狱”进行图片搜索,却得到了大量的图片。这些图片来自于大众对于天堂和地狱的认知,比如天堂的图片大多是与天空,光,神,美景有关,地狱的图片则是与火,黑暗,骷髅,鬼怪有关。我将这些网络图片当作原始素材,开始了一系列关于“天堂”和“地狱”这两个名词的整理和探索。
我分别将搜索到的“天堂”和“地狱”的前100张图片下载下来,将其叠加成一张照片,然后我在这两张叠加合成后的照片最核心的位置分别截取了1平方厘米“天堂”和1平方厘米“地狱”,将其转换成16进制的数据,我将这些数据依次翻译成音符,最后形成各自的乐谱,通过软件将其用钢琴演奏出来。通过“看”和“听”的结合,将“天堂”和“地狱”这两个存在于大众精神世界里的两个地域,通过图片和声音这样的现实化手段表现出来,同时也是精神世界与现实世界碰撞的产物。

网络下载天堂100张图片

100张天堂合成图片

16进制数据分析-天堂

乐谱书籍排版-天堂

乐谱书籍-天堂内页

CD封面-天堂

?

网络下载地狱100张图片

100张地狱合成图片

16进制数据分析-地狱

乐谱书籍排版-地狱

乐谱书籍-地狱内页

CD封面-地狱


完整作品请观展
鲁迅美术学院2018届毕业展

2018毕业季| 高校摄影专业毕业创作征集
◎北京电影学院
周田超 “何处为家”
翟玥 “关于我的15个问题”
尹航 "Anatta"
陈渊博"忆池"
谢贝儿 “夏日,在一片空地降温”
◎中央美术学院
王翰林 “寻觅鲁博”
侯 帅 “真实世界”
李诗谦 “平时”
彭靖 “无声的尖叫”
◎四川美术学院
蔡颖莉 “切片”
丁凤琴 “悬浮”
任小芳 “涂口红的女人”
冯婷"雾都腔"
刘强"如梦"
◎天津美术学院
吴诗雅 "小蘋果"
王鹏华"那些无人关心的对话"
郭远亮 “ 失重”
◎上海视觉艺术学院
蔡敏 “她们”
叶广宇 “日常”
◎湖北美术学院
姚欢 "失眠音像馆"
袁源 "不夜城"
◎西安美术学院
陈一琳 "Untitled"
李静 "Kinda Force"
◎中传南广学院
郑泽絮 “失序地”
◎2017毕业季回顾
于崧洋杨博炜胡晓艺孙澜城
邬斯豪高旭王楠楠崔雪张沛之蒲玉轻
何承忆李东翰秦浩然唐嘉毅胡玲玲廖梓怡